over 1 year ago
老頭臉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:“今天我喝多了,心情好,所以干脆再告訴你一個秘密:[fitflop](http://fitflop-taiwans.info/ "fitflop")你知道為什么人世間有人知道這里的彼岸花嗎?那是因為只有離魂者才能見到這里彼岸花的花開,這里是紅色的世界。而真正死去的人,只能在另一條陰陽路上見到彼岸花的葉子,那里是綠色的世界。”

巨大的驚喜讓我手足無措起來:“離魂者就是假死的人吧?這么說,我是來這里旅游的?還能活著回去?難怪這條路上的人這么少!”我忽然聯想到,綠色代表希望,紅色代表血腥,為什么股市上漲賺錢要用紅色,下跌割肉要用綠色來代表,這極不合理;而彼岸花卻給了我啟示,紅色活,綠色死,股市竟暗合了陰陽路的至理。

“沒錯,你的確還沒死,剛才我是跟你開了個玩笑。”老頭的形象在我心中異常高大起來,簡直就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啊。但他的后半句又將我打入了深淵:“不過你的陽壽雖然未盡,但你摔下山崖時,顱腦嚴重受損,所以現在已經是植物人了,而醒來時間是不確定的。”

這話如晴天霹靂般炸響在我心頭,我心灰至極,[fitflop 台灣](http://fitflop-taiwans.info/ "fitflop 台灣")半響才郁悶地說道:“那才真叫生不如死。現在的醫院收費那么黑,當植物人的成本實在太高了。我又不是工傷,單位也不給報銷,那我父母得借多少錢啊?就算他們還到八十歲,也最多是十屁股債還了九屁股——還剩一屁股債。神仙大叔,你能不能幫我盡快醒來,我就是做牛做馬,也不愿做植物人。”

老頭把手插在褲袋里,抬頭望了半響云層,嘆道:“唉,這都是命啊。我幫不了你。”

我憤怒地看著這個冷血的神仙,心里在飛快地盤算著如何說服他,但想了很久都沒有良策。突然我眼睛一亮:“既然鐵定要當植物人,那我的靈魂閑著也是閑著,神仙大叔,你能不能先送我穿越一番時空?”

老頭展顏一笑:“好,孺子可教也,我一直在等你提出這個要求。來來來,趕快把這張穿越申請表給填了吧。”

終于有機會穿越了!我要穿到唐宋去做皇帝,[拖鞋 fitflop](http://fitflop-taiwans.info/ "拖鞋 fitflop")然后帶著幾十億的極品古董回到現實中來!我興奮地看著那張表格。表格十分簡單,只有四個空格需要填寫。我在申請人欄填下了張遠航的名字,在年齡欄上填上24歲,在“是否自愿穿越”一欄打了個勾,然后對著“穿越愿望”一欄開始發呆:穿越小說我看得太多了,別人的穿越都是沒有理由,沒有過程,BIU的一聲就穿越了,為什么我卻這么麻煩呢?又要談話,又要考察,還要填表、報志愿。而這個志愿,是寫想當皇帝發大財的真實心聲,還是來一通拯救黎民蒼生之類的謊言呢?

那老頭似乎也有些緊張:“孩子,我看你還是有些慧根的,所以剛才提了那么多敏感性問題。但你最好忘記剛才你和我說的那些話,今天我喝多了,說了些不該說的話,可能會誤導你。你要問問自己的內心,到底想要什么?然后如實填寫。記住,這張表你只能填寫一次,是絕對不能修改的。”

老頭這話是在提醒我啊!我心神一凜,[fitflop pietra](http://fitflop-taiwans.info/2013fitflop-c-148.html "fitflop pietra")立即堅決地把剛才那可恥的穿越志愿給排除掉了。既然干部考察過程如此慎重,我要是填寫這么庸俗的志愿,不是鐵定通不過組織考察、會失去穿越資格嗎?老頭不是剛表揚我有些慧根嗎?我作為組織上重點考察培養的穿越干部,覺悟怎么能這么低,還去沉迷于人世間的種種庸俗yu望?我堅定地提起筆,在穿越愿望欄填上了“悟透人生”四個大字。

看到這四個大字,老頭臉色大變,搖著頭嘆起氣來。

見了老頭的反應,我大為失望,不覺有些忿忿不平起來:“你以為我做不到嗎?別瞧不起人!我絕對不會辜負組織的期望,一定會好好穿越,認真領悟人生,爭取早日脫離人生苦海,升華成逍遙神仙。你不是也說了我有慧根嗎?只要我好好干,悟透人生對我來說,應該是件很簡單的事情。”

“哦?很簡單嗎?”老頭喃喃地反問道,那不信任的語氣弄得我心里也有些發虛。